原创>正文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网友还在搜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新冠肺炎定名“NCP”的背后,原来有这么多故事!

2020-02-11 18:07 | 中国搜索

核心提示:“禽流感”、“猪流感”、“埃博拉”等名字都给某种产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。比如埃及因为“猪流感”下令宰杀了全国30万只猪,但该病毒被证实为可以人传人。

2月8日下午3点,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,主持人宣布: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统一称谓为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”,简称“新冠肺炎”,其英文名为:

“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”

简称为“NCP”

从“武汉肺炎”到“2019-nCoV”,再到“新冠肺炎”、“NCP”,肆虐多时的病毒终于有了官方名称。为什么要提出“NCP”这个英文名?它的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呢?

两个小时的“紧急提案”

近日来,无论是在主流媒体报道中,还是在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上,此前较为拗口的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”都逐渐改成了“新冠肺炎”。这一变化,让九三学社成员、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耳鼻咽喉-头颈外科主任医师赵宇十分振奋。

原来,1月27日,与赵宇同为九三学社成员的电子科技大学讲师张维莎发现,一些国外媒体在报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,使用了“Wuhan virus”(武汉病毒)“China virus”(中国病毒)等带有地域特征的名词。

27日当晚,张维莎迅速写好《建议尽快确定新型冠状病毒的官方英文名称》的提案。另一方面,赵宇联系到九三学社中央青委,提出了希望紧急提交提案的需求,并得到了迅速支持。

两个小时后,该提案得以顺利提交。不到10天,这一提案就变成了现实。

“据我了解,呼吁统一规范中英文名称的,还有九三上海市委副主委周峰的提案,也可能不止我们的提案,但无论如何,国家迅速做出反应,并迅速地给出结果,这十分令人振奋。”赵宇说。

为什么需要规范官方命名?

源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其名称由世卫组织在2019年定为“2019-nCoV”,其中“2019”代表发现此病毒的年份,“n”代表新型(New or novel),“CoV”则是冠狀病毒的英文简称(Coronavirus)。但这个名称不好记、不好念,难以被广泛使用。

张维莎发现,在国际社交媒体上,“Wuhan virus”等词汇出现率远超“2019-nCoV”,并掺杂了一些不实、扭曲的报道。

张维莎

谷歌搜索结果显示,以“Wuhan virus”为关键词共找到约 451,000,000 条结果,而以“2019-nCoV”为关键词共找到约 117,000,000 条结果。说明“武汉病毒”的使用频率远大于“新型冠状病毒”。

而在国际社交媒体上,“武汉肺炎”与“新型冠状病毒”的区别不仅体现在搜索热度上,还体现在内容的差异上。以推特(Twitter)为例,“#武汉肺炎”标签下传播内容多为恐慌性谣言和视频,含有大量负面虚假信息;“#新型冠状病毒”标签下多为中立客观的新闻报道。

 “在没有官方正式命名前,‘Wuhan virus’(武汉病毒)、‘China virus’(中国病毒)就会被海外媒体,尤其是反华媒体广泛使用,华人华侨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和影响。” 赵宇介绍说。

赵宇

“武汉肺炎”的称呼显然戴着有色眼镜。武汉人民在疫情中本就付出了很多,还要为疫情一直“背锅”,在一些地方甚至已经出现“谈武汉色变”的苗头。正因为如此,尽早提出一个规范、没有地域倾向、方便记忆和传播的官方名称,尤其是英文名称,就显得尤为必要。

规范病毒命名讲究多

按国际惯例,大多数病毒并不以地域命名。即便也曾有过用地域命名的病毒,如埃博拉病毒(非洲埃博拉河地区)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,MERS)等,但不会使用国家或城市命名,因为这既不符合医学命名规则,又涉嫌地域歧视。

事实上,中国新闻网曾报道,世卫组织早在2013年曾将在中东地区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命名为“中东呼吸综合征”。但两年后国际先驱导报的报道称,世卫组织公布了新发现疾病命名指导原则,该原则鼓励研究人员、卫生官员与媒体使用中性的、一般的术语代替人物、地点、动物、食物和职业等命名疾病。这一指导原则的要求是,疾病的名称既要在科学上站得住脚,同时也能被社会所接受(scientifically sound; socially acceptable)。按照这一原则,“中东呼吸综合征”(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)便属于禁语,因为“它伤害了广大中东人民的感情”。

类似的还有诸如“禽流感”、“猪流感”、“埃博拉”等。这些名字都给某种产业,如家禽养殖、猪养殖,或是某些地区的旅游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。比如新华社报道显示,截至2009年10月,甲型H1N1流感疫情已导致全球约5000人死亡,由于新毒株中包含有猪流感病毒的基因片段,又被一些地区称为“猪流感”。出于防疫考虑,埃及下令宰杀了全国30万只猪,但事实上,该病毒被证实为可以人传人。

人们喜欢口语化、简单的疾病名称是不争的事实。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更愿意使用“猪流感”(swine flu),“鸡流感”(bird flu)和“中东呼吸综合征”而不愿意使用H1N1甲型流感、H5N1和β冠状病毒属C群I型呼吸道疾病的原因。

新华每日电讯就此指出,名称太长,基层宣传防疫时记不住、念不全、易出错,对疫情防范知识的普及十分不利,还给了谣言滋生的空间。给疫情一个科学、简单、统一的命名,既便于科普宣传,也能解放参与抗“疫”的人员,让他们腾出手来全力投入到疫情防治战斗中,而不是纠结于名字的准确性。(中国搜索/赵磊)(参考资料:中国政协杂志 新华社 中国新闻网 国际先驱导报 新闻晨报 红星新闻等)


 

中国搜索拥有中央网信办批准的新闻信息采集、发布资质,转载本网稿件请注明来源为中国搜索!

文章关键词:
责任编辑:赵磊